在罗马历史的阶段只有在葬礼时才能举办角斗士竞技

  随后,盖乌斯·屋大维当选为罗马最低级的行政长官,即财务官,这是从政的第一个正式步骤。自苏拉改革以来,当选为财务官的人自动获得元老身份。每年有20名财务官,前73年的财务官之一是盖乌斯·托拉尼乌斯,后来盖乌斯·屋大维与他交好,所以盖乌斯·屋大维很可能也是在前73年担任财务官的。财务官的主要职责在财务方面。有的在罗马工作,有的被派去辅佐行省总督,监管行省的财务。我们不知道盖乌斯·屋大维被分配到了什么样的任务。托拉尼乌斯则率军斯巴达克斯的奴隶起义,遭到惨败。

  前64年(不过这个时间也部分是猜测,虽然可能性比较大),盖乌斯·屋大维和托拉尼乌斯都担任平民市政官。每年有四名市政官,其中两人是平民市政官,两人是席位市政官。只有平民可以担任平民市政官,而平民和贵族均可担任席位市政官。市政官的职责范围很广,从组织公共节日(尤其是纪念丰收女神的刻瑞斯节和平民节庆活动),到管理罗马城内的交通和公共工程,不一而足。当市政官是吸引选民注意力的极好机会,尤其是在市政官自掏腰包来补充国家拨付的资金的情况下。节庆活动包括、宴饮和公共娱乐活动,如斗兽。

  在罗马历史的这个阶段,只有在葬礼时才能举办角斗士竞技。每年的市政官职位很少,所以它不是晋升体系中的必经级别。对托拉尼乌斯来说,当市政官有利于恢复他被奴隶起义军打败之后受损的地位。对盖乌斯·屋大维来说,这是赢得更多政治盟友并在选民面前露脸的机会。他的仕途没有阿提娅的舅舅那么顺利。自共和国早期以来,尤利乌斯·恺撒的家族已经远远偏离政治核心,但在他幼年时,家族的运气开始好转。家族的另外一支开始重新崛起,至少让人们再一次熟悉了恺撒这个姓氏。尤利乌斯·恺撒父亲的姐姐嫁给了深得民心的英雄马略。

  在如此显赫的姻亲的帮助下,尤利乌斯·恺撒的父亲轻松获得了裁判官职位,可惜后来猝死(一天早上,他在穿鞋时骤然倒下去世了),否则还能攀升更高。尤利乌斯·恺撒本人在不到二十岁时就凭借英勇壮举获得了罗马最高荣誉——橡叶冠。根据传统,这项荣誉只授予在战斗中冒着生命危险挽救另一位公民的勇士。或许就是由于这项功绩,或许还有一些贵族的支持,他得到了特别的许可,得以比正常的最低年龄早两年担任行政长官。尤利乌斯·恺撒在法庭上非常活跃,穿着打扮和生活方式高调浮夸,执行公务时恪尽职守,自己借钱来弥补国家资金的不足。

  他也是一位经历丰富多彩的英雄,曾与海盗和入侵的敌军交手,并且因为与许多有夫之妇私通而成为流言蜚语的主角。当时和其他很多时代一样,对政治家来说,臭名也比默默无闻要好得多。即便如此,尤利乌斯·恺撒的政治生涯总的来讲还是很传统的。盖乌斯·屋大维的仕途晋升比较慢,也没有恺撒那么精彩,但也算是稳步提升。竞选官职的人会正式穿上一种特别的白色托加袍(意思是“纯白的托加袍”,英语中“候选人”candidate一词就是这么来的)。在竞选拉票时吸引大家的眼球是非常重要的。罗马没有我们今天理解的那种政党,竞选也并非是不同政策的竞争。

  选民非常坦然直率地根据候选人的品格和过去的行为来选择,而不是看重候选人表达的观点。如果候选人的品行不是很显眼,罗马人民就倾向于选择名门世家的成员,因为罗马人相信,美德和才干是可以遗传的,老子英雄儿好汉。因此,如果一个人的父亲和祖父曾经建功立业(或至少没有丢人现眼),那么他也一定有类似的才华。家族先辈建立起来的人脉、关系网和人情恩泽对他也会有很大帮助。显贵家族紧抓一切机会去宣扬家族成员的功业。宅邸门廊会陈列象征家族往昔成就的纪念物。走进大门的人第一眼就会看到这家人祖先的半身雕像,它们展示着先辈曾经担任的官职的象征物。

  屋大维氏族不是很知名。即便如此,盖乌斯·屋大维的朋友、对他抱有良好祝愿的人和求他办事的人也得每天早上来向他请安。所有元老的日常生活都是这样,每天的开端是那些欠他们钱或者人情的人、希望从他们那里得到好处的人,以及与他们有联系或者希望与他们拉上关系的人,都会来向他们正式请安。黎明之前的几个小时里,也就是一天工作开始之时,竞选官职的候选人家里理应如此繁忙,这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前64年,昆图斯·西塞罗写了一本关于竞选拉票的小册子,送给他哥哥,作为竞选执政官的建议。马尔库斯·西塞罗其实基本不需要这些建议,但这样的小册子也是一种很好的文学形式。、

  小册子里写道,不少选民会拜访多位候选人,多处押注。昆图斯建议,候选人在有客登门时要表现出喜出望外的样子,以恭维对方,使其成为自己的真诚支持者。对候选人来说,政治盟友自然是多多益善,拉票就是结交新朋友的机会。如昆图斯·西塞罗所说:“……在竞选期间,你能与任何人结交而不失体面。在人生的其他阶段,交朋友就没有这么轻松了。在其他时间,你若是努力与人们缔结友谊,会被人觉得是刻意逢迎谄媚。但在拉票的时候,如果你不竭尽全力去结交很多这样的人,人们就会觉得你是个糟糕的候选人。”

  竞选对选民也是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卖个人情给候选人,支持他,让他对自己感恩戴德。表达自己对某位候选人的支持有非常显而易见的办法,其中最主要的是伴随他在广场行走。对候选人来说,在公共场合陪伴自己的人越多越好,越显赫越好,以便让世人都知道他们之间的友谊。罗马选民倾向于支持一个看上去就非常成功的人,所以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有希望获胜的一方,候选人的“粉丝团”会越来越壮大。一位候选人在前呼后拥之下穿过城市中心时,他会遇到一些行人,所以会希望别人看到他和尽可能多的显赫人物为伍。

  候选人身旁会有一名受过特殊训练的奴隶,称为“指名者”。当有人走近时,指名者会向候选人小声提示来人的姓名,好让候选人以恰当的方式问候他们。若是过于明显地依赖这种辅助手段,会显得很粗俗,但小加图特立独行地公开表示自己不需要指名者的帮助,还企图禁止其他候选人使用指名者。在外界压力之下,他放弃了这种企图,指名者仍然是一位政客的核心幕僚人员。有些重大事业,候选人若是支持它们,就能得到社会某些群体的好感。尤利乌斯·恺撒追随格拉古兄弟和其他改革家的脚步,始终赞同将国有土地分配给城市贫民和的法案。他还在法庭和元老院积极捍卫行省居民的权益。

  罗马城的很多人非常关心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元老院颁布终极议决之后,行政长官的行动是否仍然受到约束。前63年,尤利乌斯·恺撒参与了一场作秀审判,有人被指控在前100年(也就是三十七年前)的动乱期间处死犯人。这整个审判是为了表达政治立场,遵循的是非常古旧的程序,最后没有做出任何裁决就结束了。恺撒在此案中的目的不是为了否认杀死反叛共和国的公民的必要性,而是提出了质疑:这样的人在投降之后已经不再对国家构成威胁,那么是否仍然可以剥夺其接受正式审判的权利。在关于喀提林党徒的辩论中,大家争执的是同样的问题。这一年还没结束,西塞罗就因为处决喀提林党徒而遭到了攻击。

  盖乌斯·屋大维不大可能深入介入这些非常有争议的事情。前62年初的几个月里,喀提林的军队仍然逍遥法外,共和国受到一场长期内战的威胁。后来,喀提林的支持者逐渐作鸟兽散,这场叛乱没有成气候。没过多久,喀提林叛军被一支名义上由盖乌斯·安东尼统领、实际上由他一名经验更丰富的部下指挥的政府军包围了。叛军寡不敌众,注定要灭亡。即便如此,喀提林和数千名死硬分子仍然顽抗到底,宁愿战死也不愿意投降之后被处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hopping car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