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罗马贵族无时无刻不在考虑家族关系?

  前42年1月1日,李必达第二次就任执政官,这离他上一次担任执政官(同僚是尤利乌斯·恺撒)仅仅过去了四年。这一次他的同僚是卢基乌斯·穆纳提乌斯·普兰库斯,此人是穆蒂纳战役后加入安东尼军队的指挥官之一。两位执政官的第一个举措是宣誓已不在人世的尤利乌斯·恺撒的全部决定永久有效。安东尼和恺撒非常愿意参与这次宣誓,元老院的其他人不是那么情愿,但也不得不加入其中。尤利乌斯·恺撒被正式封为神,人们在广场上他被火葬的地点附近建造了一座供奉他的神庙。

  这座神庙的遗迹存留至今。他的继承人如今不仅仅是拥有恺撒之名,还是神的儿子,尽管年轻的恺撒没有立刻采用这个头衔。罗马贵族无时无刻不在考虑家族关系。前43年年末,阿提娅去世了,她活得足够久,看到了儿子当上执政官。她得到了一场公开葬礼。此时她的儿子已经与一位年老贵族的女儿订婚,但三头同盟建立后,这段婚约便被解除了。安东尼和李必达都没有年龄合适的女儿,但军队明确表示渴望采取一些措施来巩固三头同盟,于是年轻的恺撒娶了富尔维娅在第一段婚姻中生的女儿。

  这个姑娘叫克劳狄娅,在她父亲将身份从贵族改为平民时,改了自己的姓氏,但克劳狄娅的名字没有被改为较为低俗的克洛狄娅。克劳狄娅的父母都来自重要的贵族世家,所以对恺撒来说也是一个合适的选择。但她年纪还小,还要几年才到正常的结婚年龄。尽管他们结了婚,但没有过夫妻生活。两年后,他们离婚时,恺撒发誓她还是处子之身。目前,这段婚姻为安东尼和恺撒建立了非常传统的联系。就在几个月前,这两人还互相攻击辱骂,兵戎相见。现在,他们要一同率军东进,去对付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集结起来的强大军队。李必达留在意大利,只有几个军团。

  虽然恺撒年轻而缺乏经验,但他显然必须随军去惩罚那些谋害他养父的人。这比在三头同盟之间瓜分各行省重要得多。安东尼和恺撒将会赢得荣耀,或者殒命沙场。如果他们赢了,李必达就只能间接地分享一点点威望和权力。如果他们输了,未能回国,那么曾参与清洗政敌的李必达可能会发现自己有很多敌人。要想胜利,并不轻松。“解放者”已经获得和招募了超过20个军团。其中有些军团最初是尤利乌斯·恺撒组建的,但都不曾在他的指挥下打过很多仗,因此没有理由对他、他的继承人或马克·安东尼表现出善意。这些军队也不会特别忠心耿耿地捍卫元老精英阶层的利益。和三头同盟一样,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非常仔细和慷慨地为士兵提供经济上的刺激。

  地中海东部各行省别无选择,只能为此埋单,因而遭到苛捐杂税的压榨,除此之外,还必须提供粮草、物资和盟军士兵。有些人是自愿支持的,但没有人能够抵挡“解放者”大军的强大力量。罗德岛不愿意满足卡西乌斯的要求,于是卡西乌斯率军入侵该岛。犹太地区的一些社区顽固地拒绝合作,于是卡西乌斯将那里的居民全部卖为奴隶。大约在同一时间,布鲁图斯攻打并洗劫了吕基亚的桑瑟斯,导致当地居民大批自杀。这些恐怖手段让大多数社区都积极地提供他们想要的东西。布鲁图斯用他获得的部分白银铸造了一批带有他头像的银币,银币另一面是更妥当的共和国自由之帽。

  铸造带有自己头像的钱币的做法是尤利乌斯·恺撒开创的,现在三头同盟也效仿他。前42年夏末,“解放者”觉得自己足够强大,便开始集结兵力,然后从小亚细亚渡过赫勒斯滂海峡,进入马其顿。安东尼和恺撒派遣了8个军团渡过亚得里亚海,同时准备自己的主力部队,并集结运送如此多士兵所需的船只。8个军团的先遣部队兵力少于对方,谋略也占下风,沿着艾格纳提乌斯大道向西撤到安菲波利斯。“解放者”没有穷追不舍,但在腓立比城下占据了一个易守难攻的位置。这座城市由亚历山大大帝的父亲腓力二世于前4世纪建立,并以他的名字命名。

  安东尼和恺撒的主力部队直到9月才起航,在这个时间开始作战算是非常晚了,但行动之坚决果断可与尤利乌斯·恺撒在内战中的表现媲美。和尤利乌斯·恺撒一样,安东尼和恺撒也缺少运输船,并且面对着强大的、决心阻止他们渡海的敌军舰队。安东尼在布隆迪西乌姆港准备远征的时候,袭击港口的敌军被他打退。在抵达亚得里亚海之前,恺撒与力量不断增强的塞克斯图斯·庞培打了几场无关大局的小规模海战。在最终起航的时候,他们只带去了部分军队,而且他们的运输船必须返回来运载增援部队。第二批部队渡海之后,“解放者”的战船就封锁了海路,并且封锁维持了一段时间。

  安东尼和恺撒的军队在阿波罗尼亚登陆。两年多前,恺撒(当时还叫盖乌斯·屋大维)就是从这里出发,去面对风云变幻的罗马政治。但熟悉的环境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在航行途中患了重病。我们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病,但他此时没有办法继续前进。安东尼率领他的军队继续开进,去援救在安菲波利斯的先遣部队。然后他继续推进,勇敢地在腓立比附近扎营,与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对峙。这样做的风险很大,因为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的兵力至少比他多三分之一,但“解放者”过于谨慎,未能利用这个优势。在随后十天内,两军的前哨之间发生了一些小规模交锋,直到恺撒及其军队抵达与安东尼会师。年轻的恺撒快到二十一岁了,因为体弱不能骑马,所以不得不乘轿。

  安东尼和恺撒手中有19个军团,这相当于前48年决定性的法萨卢斯战役时庞培和尤利乌斯·恺撒兵力之和。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有17个军团。“解放者”在骑兵方面有优势,据说出动了2万名骑兵,而安东尼和恺撒只有1.3万名骑兵。如果各军团的兵力接近理论数字,那么就有超过20万人参加了随后的战役,不过我们必须谨慎。很可能所有军团的兵力都远远少于理论数字,上述的骑兵兵力也是夸大的。用船运输马匹很困难,为这么多战马提供饲料也非常困难,何况还有数量相当的役畜以及这么多士兵,要在相当长的时间维持这么多人员和牲口的生存,难上加难。

  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已经聚集了大量粮草,并且可以从海路获取补给,他们的对手没有这些优势。但要说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能够在整个战役期间维持如此庞大军队的给养,仍然是非常值得怀疑的。即便各部队的兵力是其理论数字的三分之二或一半,仍然是非常庞大的。两军都有一些老兵,但绝大多数士兵和军官的作战经验都很少。统帅们也是如此。卡西乌斯于前53年在克拉苏麾下担任财务官,并率领一队残兵败将撤退到安全地带,但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他和布鲁图斯都曾在前48年的马其顿战役中作战,但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军事经验,直到他们为了筹集军费而开展了一些小规模的惩罚性行动。这远远不足以让他们做好充分准备,去调遣史上投入战场的规模最大的罗马军队。安东尼的指挥经验比较丰富,不过正如我们看到的,实际上并没有大家一般认为的那么丰富。他的指挥水平远远比不上尤利乌斯·恺撒或庞培,尽管后两位从来不曾指挥过这么多军团。在这场新内战中,双方的军队都庞大而笨拙,而且高级军官们都没有指挥如此宏大规模战争的经验。在两边,各支部队在很大程度上是单独行动的,仅仅对给他们发饷的领袖忠诚。

  他们互相挨着,排兵布阵,但并没有整合起来接受统一指挥。布鲁图斯和卡西乌斯在腓立比城外的高地上各有一座营地。布鲁图斯在右翼,他的侧翼在一线山峦上。卡西乌斯在左翼,在一大块沼泽地旁边。防御工事的战线将两座营地连接起来。他们有充足的水源,与海岸之间有着稳妥的补给线。他们的计划是等待敌人在不利的条件下发动进攻,或者等待敌人的粮草耗尽。这种战略或许能成功,但把主动权拱手让给敌人很不符合罗马的传统。恺撒的军队驻扎在布鲁图斯对面,安东尼的军队在卡西乌斯对面。在一段时间内,双方满足于小规模交锋。

  大多数日子里,两军都出营,摆开阵势,但双方都没有向前推进、迫使对方交战。这种形式的挑战在当时的战争中是很常见的。为了打破僵局,安东尼判断敌军阵地左侧的沼泽地是一个薄弱点,于是派遣士兵建造一条贯穿沼泽地的战线。他的士兵从己方营地出发,向外延伸战线。他的目标是建造一块从卡西乌斯身旁经过的阵地,最终威胁敌人的补给线。起初,高高的芦苇可以掩蔽施工,并且安东尼小心地每天在营地外排兵布阵、发出威胁,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最终卡西乌斯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派遣士兵修建自己的壕沟和壁垒,与安东尼的战线构成直角。

  他打算截断安东尼的战线,消灭施工人员,并切断所有前进得过远的敌人,以便慢慢将其吃掉。10月3日,安东尼的侦察兵发现了敌人的动向。像往常一样,两军都摆好作战阵形。这一次,“解放者”可能决定向前逼近一点点,甚至打算发动进攻,以便将敌人的注意力从修建工事上转移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hopping car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