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家屋大维早年有着什么样的经历?又是如何获得凯撒赏识?

  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屋大维是罗马共和末期著名政治家,罗马帝国的第一位皇帝。公元前 44 年凯撒遇刺时,屋大维还只是一个在阿波罗尼亚接受教育和军事训练的 18 岁青年,

  但是意外来临,凯撒的去世拉开了屋大维正式步入罗马政坛的帷幕。屋大维利用自己继承人的身份,不仅让安东尼处于被动地位,更以此为资本,赢得凯撒老兵的支持,与元老院联手对付安东尼,借机谋得代官的官职,并在穆提纳战役中逼得安东尼遁走阿尔卑斯山,壮大自身势力。

  屋大维在《神圣的奥古斯都功业录》中这样写道:“我出身于一个古老而富裕的骑士家族,父亲是这个家族中进入元老院的第一人”。实际上,屋大维的父系家族,来自距离罗马东南方向约20英里的小镇维利特雷。其家族渊源可追溯到王政时代。当时,屋大维家族只是次等氏族,在第五王塔克文·普里库斯的批准下进入元老院,后来被第六王塞尔维乌斯·图利乌斯选入贵族行列,不久又回归到平民百姓的行列。直到共和末期,才被神化的尤里乌斯恢复了贵族地位。

  盖乌斯·鲁弗斯是该家族中第一个被选为高级官员的人,曾担任过财务官。他的两个儿子格涅乌斯和盖乌斯则把屋大维家族分成了两个支系。前者的后代接连不断地担任最高职位,后者及其后人,一直到屋大维的父亲这一代,始终停留在骑士阶级。屋大维的祖父是一位银行家,也是维利特雷市政贵族的一员。屋大维的父亲也叫盖乌斯·屋大维,“是一个有尊严、正直、清白,且富有的人。在贵族出身的候选人名单中被选为裁判官,这一荣誉促成了他与阿提亚的联姻,阿提亚是朱莉娅的女儿”。

  在担任裁判官后,盖尤斯屋大维在公元前61年成为马其顿总督。在这期间,他成功领导了一场反对色雷斯部落贝西人的战役,因而获得了将军的称号。此外,这一成功之举将使他能够凯旋而归地进入罗马,并成为执政官的候选人。然而,公元前59年,他死于归途。所以盖乌斯·屋大维从来没有进入过由曾担任执政官的元老以及其家族组成的罗马贵族的核心圈子。

  盖乌斯·屋大维去世后,留下三个孩子。与前妻安查莉娅所生的是大女儿大屋大维娅,与第二任妻子阿提亚所生的是小屋大维娅和屋大维,分别出生于公元前69年、公元前63年9月23日。照理说,一家之主盖乌斯·屋大维的突然离世肯定会响到孩子们的前途,尤其是对继承家业的独子屋大维而言。

  后来的事实证明,影响并没有想象的大。因为盖乌斯·屋大维娶的第二任妻子阿提亚是尤里乌斯·恺撒的侄女。因此,尽管盖乌斯·屋大维本人从未担任过执政官,但他与一个古老的罗马贵族家族联系在了一起。这种联系在这对夫妇独子的一生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他与盖尤斯·尤里乌斯·凯撒的联系远比他真正的家族出身重要得多,因为相对而言屋大维家族确实普通,不太为人所知”。其他学者也指出,屋大维在成为奥古斯都之前主要强调自己是凯撒大帝的后裔,没怎么提及自己的地方出身。

  阿提亚很快就再嫁给卢修斯·马库斯·菲利普斯,于是屋大维的童年“在继父菲利普斯的家中长大”。菲利普斯作为罗马元老院的主要成员,慎终如始,非常善于利用广泛的人脉关系来规避派系斗争带来的危险。通过阿提亚,他与尤里乌斯·恺撒联系在一起,同时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波尔基乌斯·加图,即小加图,在敌对阵营插了一手。对他而言,这些举动属于自我保护的正常行为,虽然在部分人看来像个两面派,但普遍认为,他是个谨慎之人,不仅避免了失误,还笑到最后。

  他的成就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机智地保留了大量的个人财富,并且没有成为内战期间罗马政治筹款手段的牺牲品。在继父菲利普斯家中长大的屋大维,不仅学习了菲利普斯的为政之道,也受到后者某些性格特征的影响。“在他年少之时,这些特征就刻印在他的身上,不可磨灭。尤其是屋大维性格特征中的虚伪和矫饰,就继承自他谨慎的继父”。罗纳德·塞姆也清楚地暗示,无论对外如何表现,菲利普斯可能在凯恺撒被杀后的一段时间里,担当了继子的重要咨询顾问。

  据说阿提亚和菲利普斯十分关心屋大维的教育,专门请了一名老师斯伯尔斯教他阅读、写作、算术和希腊语。和其他贵族一样,屋大维没有流利说过希腊语,但他经常在书信中穿插希腊语和拉丁语,甚至尝试用希腊语写诗。在他十几岁时,屋大维的教育继续以希腊哲学和修辞学为主。

  屋大维第一次公开露面是在12岁,为外祖母朱莉娅的葬礼发表演说。16岁便接受了成人礼。根据狄奥的说法,在16岁举行成人礼时还发生了一件奇事,屋大维在脱下儿童托加长袍、换上成人托加的时候,他的束腰外衣从肩膀到两边都裂开了,在场宾客议论纷纷,突然,屋大维自信满满地说:“我要把整个元老院的尊严都放在我的脚下”。跟其他伟人成就一番事业,必出现异常天象一样,我们不知故事真假,是否后人故意牵强附会,只是后来的结果证明他做到了。同时他在这一年还加入了祭司团,代替死去的卢修斯·多米修斯·阿赫诺巴伯斯。

  祭司职务是一项崇高的荣誉,屋大维对此十分重视,平日基本待在神庙。在举行拉丁节日期间,执政官必须登上阿尔班山,进行传统的祭祀活动,而祭司团便承担起执政官的司法权责审理案件,屋大维则坐在广场中心的法官席位上。据说许多人来办理法律事务,也有许多不办理的人来了,只为看下屋大维。

  这时,凯撒在马其顿打败庞培,拿下埃及,从叙利亚和欧克辛斯海返航回国,并打算进军阿非利加。屋大维想跟随凯撒出征,积累实战经验。不幸的是,他的健康状况一直不佳。缠绕其一生的疾病没有准确的答案,毕竟没有关于当时具体的诊疗记录,事实上,其疾病可能不是由相同的原因引起的。在某些情况下,病毒和食物中毒可能是罪魁祸首,有一段时间也可能是疲劳过度、甚至是中暑引起的。总之跟随出征的想法遭到了母亲阿提亚的强烈反对,凯撒也担心他虚弱的身体承受不了舟车劳顿的辛苦,给身体带来永久性的伤害,也就不勉强他参加战斗。因此屋大维没有参加远征。虽然没有参加远征,他在凯撒的阿非利加凯旋式上还是获得了军事荣誉。

  十七岁时,屋大维跟随凯撒去了西班牙。但在出发前生了一场重病,所以凯撒带兵先行出发,屋大维等身体痊愈后才带着几位随从跟上。沿着敌人控制下的道路走到西班牙,途中虽然遭遇了一次船只失事的危险,但在卡皮亚城附近赶上了凯撒。凯撒对屋大维的到来感到意外和满意,便“与他同住一个营房,同坐一辆马车”,并在后面的相处中对屋大维的喜爱日益增加,对他的性格给予了高度评价。

  之后,他们一同前往新迦太基城,处理相关事务。期间屋大维帮助萨金泰斯人在凯撒面前巧妙地使他们免于指控,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接着,屋大维获准回罗马看望母亲。回到罗马后,就住在菲利普斯和母亲家里,除了偶尔请几个年轻的朋友吃饭以外,很少出门。也就在这时,他被元老院宣布为贵族,时隔数百年,屋大维家族终于回归贵族行列。屋大维在罗马住了三个月后,被凯撒派往阿波罗尼亚接受教育,他的一些朋友也一起前往,包括维普珊尼乌斯·阿格里帕、盖乌斯·梅塞纳斯和萨尔维狄恩努斯·鲁弗斯。此时的他还不知道罗马政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在那等着凯撒的到来,跟随他一起远征帕提亚。

  真实的历史可能永远无法还原,事实上罗马史学家在试图撰写该时期的历史时几乎和现代历史学家面对完全一样的困境。首先胜利者的观点占据了压倒性优势,其次因为许多重要历史事件的私下展开,而非像过去一样在元老院或罗马广场公开进行,所以很难了解真实情况。但透过现存材料可以看出屋大维之所以获得成功,很大程度上应归因于时代环境。

  罗马内战时期,道德失灵,法律惯例沦为空谈,众人沉迷追求最高统治权,奴隶起义、统治阶级与平民的矛盾以及罗马统治阶级内部的内讧也随之层出不穷,国家逐渐走向分裂和无序。基于这样的时势,屋大维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利用军队和幕僚的强力支持迅速崛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hopping cart

close